新闻中心

所在的位置:皇冠体育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前人插花为何不睹紫藤?

时间:2020-04-09 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

  我国有数千年的花卉文化,有明确记载的插花活动亦可追溯到东汉时期。随着朝代更迭,这项土生土长的国民艺术在宫廷、宗教、文人、民间等各个层面发展演变,留下大量文字和图像记录可堪寻迹。

  而无论是宋徽宗松荫抚琴时用青铜小鼎插着的蔷薇枝,还是明代多幅岁朝清供图中大把大把的如意吉祥花卉,抑或清初王原祁用红色长颈瓶插自己喜爱的菊花。

  我们见过了瓶插的芍药、牡丹、栀子花、石榴花、梅花、茶花、茉莉、卷丹百合等等,皆为历代文人所爱,其间唯独不见藤花,却是为何?

  紫藤原产中国,属于难得的高大藤本植物,花开时紫色花序从高处漫漶垂下,穿插点缀新绿的藤叶,十分仙丽。北京有一种著名的糕饼,名叫藤萝饼,就是用紫藤花作馅,只在紫藤花期售卖,是季节恩物。

  即使不开花的时候,条蔓纠结,粗壮老劲,亦可一观。虽然紫藤可以盆栽,但人们还是更喜欢它攀援在亭、架、巨木上的样子。据说美国人培育出北美紫藤新品种,身材更为高大,花色与花香却并不如我国土产的好。

  古时紫藤较少作为庭院栽培,自然状态下生长的紫藤大多高不可攀,如画中描绘一般。

  即便是种植在庭院中,由于古来园林易主缓慢,古人亦很少砍掘古木,如苏州忠王祠内文衡山手植古藤那般存活上百年的情况也是常情。

  慈禧很喜欢住在这里,民国时曾短暂对外开放,沈从文曾两度赁居此园一间原宫人浴室避暑,留有《霁清轩杂记》记录当时院落情状——

  “廊柱楹桷全髹绿漆画上紫藤”,据言此地以藤萝出众,夏日有紫藤满架。予到访时,霁清轩廊柱上海曼式藤萝彩绘令人惊叹,白色藤萝花瓣如珠玉饱满,藤蔓袅娜,迁延而上。

  玉琴峡亦不负其名,泉水叮叮咚咚,从光滑的石壁下传出。沿玉琴峡行至外墙,有乾隆题写“萝月”石刻。

  霁清轩是谐趣园的一部分,唯一入口在谐趣园。谐趣园内瞩新楼前亦有一株老藤,高达瞩新楼二层,楼上可见一联:万年藤绕宜春花,百福香生避暑宫。

  宋以后,人们渐渐适应使用高桌高椅。插花作为文人的案头陪伴,出现在书桌、画案、琴桌上。明以后出现专门摆放瓶花的花几,也会在条案上摆放瓶供。

  而这些家具的面积都不大,结合整个书斋环境,以及文人们对中庸之道、和谐之态的追求,与之相适应的花瓶体量一定不大。

  反观紫藤的蝶形花冠,长度通常在三四十厘米以上,对花器来说过大,不仅不美观,而且花瓶容易倒扑。

  历史上对于花的定品排序历朝历代都有不同,首次做出规范的是五代时期的张翊所写的《花经》。

  张翊按照自周礼便初步定型的官爵等级,按照花的性格、象征义、外观、气味、气质等条件依次加封。

  “张翊好学多思致,世本长安,因乱南来。尝戏造《花经》,以九品九命升降次第之,时服其尤当。(四庫全書·子部·小說家類·瑣記之屬·清異録卷上)

  七品三命:散花、真珠、粉团、郁李、蔷薇、米囊、木瓜、山茶、迎春、玟瑰、金灯、木笔、金凤、夜合、踯躅、金钱、锦带、石蝉;

  九品一命:芙蓉、牵牛、木槿、葵花、胡葵、鼓子、石竹、金莲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慈禧的寝宫——颐和园【图文并茂版】